您的位置:首页 >国内产业 >

近3年来平均初育年龄推后1岁 山东等地去年出生人口数已现下滑

(原标题:近3年来平均初育年龄推后1岁 专家呼吁构建“生育友好”政策支持体系)

近期,有关我国人口是否会出现负增长的话题再次引发各界强烈关注。

1月3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了最新的《人口与劳动绿皮书:中国人口与劳动问题报告No.19》。绿皮书预测,中国人口将在2029年达到峰值14.42亿,然后从2030年开始进入持续负增长,至2050年减少到13.64亿。

所谓人口出现负增长,即当年度死亡人口超过出生人口。一直以来,出生人口数量备受关注。尽管2018年最新的出生人口数据尚未公布,但从部分地方公布的2018年出生人口预期数据来看,已较2017年有所下降。

1月10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新闻发言人宋树立在该委2019年首场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生育问题影响因素较多,包括育龄妇女规模、结婚年龄、生育年龄、经济社会因素等,比较复杂,卫健委对此一直在持续监测,2018年具体数据有关部门近期会公布。

在发布会上,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中国调查与数据中心副教授陶涛表示,近3年以来,平均的初育年龄和平均生育二孩的年龄都往后推了1岁,这也会对出生人口规模、生育水平产生影响。考虑到人们在生育养育过程中确实存在住房、就业等顾虑,这就需要构建生育友好的、家庭友好的政策支持体系。

山东等地去年出生人口数已现下滑

人口增长是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国际上一般认为,总和生育率达2.1,是一国实现和维持代际更替的基本条件。

所谓总和生育率,指的一国或地区妇女育龄期间,每个妇女平均生育的子女数量。

我国在1949~1969年期间,育龄妇女的总和生育率为6左右。1980年,总和生育率只有2.31,1996年降到1.8以下。本世纪以来,我国总和生育率在1.5至1.6之间。2016年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据《2016年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6年我国总和生育率提升至1.7。

不过,《2017年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中未公布2017年这一数据水平。但据公报公布的新出生婴儿数显示,2017年全国新出生婴儿数为1758万人,二孩占比超过50%。

与2016年相比,2017年我国新生婴儿数减少了88万。2016年全国新出生婴儿数为1846万,是自2000年以来人口出生最多的一年。

上述绿皮书预测,如果中国总和生育率一直保持在1.6,人口负增长将提前到2027年出现。

对于2018年的情况,宋树立表示,卫健委一直在持续监测,具体数据有关部门近期会公布。

尽管全国数据尚未公布,但有些地方陆续公布了人口预期数据,例如山东部分城市的出生人口预期数量出现大幅下降的情况。

青岛公布数字显示,根据育龄妇女结构和群众生育意愿综合推算,预计2018年青岛户籍人口出生9万人左右。这一数据比2017年户籍人口出生的11.57万下降22.2%。

2018年1~11月份,青岛全市户籍出生81112人,同比减少21737人,降幅达21.1%。其中一孩出生减少8.8%;二孩出生减少29.0%。

聊城市情况相似。从2018年1月至11月,全市上报出生64753人,其中二孩出生40782人,占出生总量的62.98%,减幅为35.83%。出生人口数量较2016、2017两年呈现下降趋势。

在此情况下,有专家或机构对2018年全国生育情况进行了预测。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黄匡时接受媒体采访时预计,2018年出生人口规模在1500万至1600万之间,比2017年减少100万以上。

恒大研究院任泽平团队发布的《中国生育报告2019》甚至预计,中国在2018年出生人口可能降至约1500万以下。

经济社会政策需为生育政策提供配套支持

对于2018年出生人口情况,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中国调查与数据中心副教授陶涛在卫健委新闻发布会上表示,2018的出生人口需要在更长时期里客观看待。

出生人口规模首先会受到育龄妇女规模与结构的影响。陶涛表示,我国15~49岁育龄妇女的规模2011年达到顶峰,之后一直是下降状态,相应的出生人口也进入下行通道。结构方面,整个育龄妇女的平均年龄是在提升的。2015年数据显示,在所有育龄妇女当中,有一半以上都在40岁以上,这也是一个影响因素。

数据显示,2017年,15岁~49岁育龄妇女人数比2016年减少400万人,其中20岁~29岁生育旺盛期育龄妇女人数减少近600万人。

而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我国妇女初婚和初育年龄也呈现不断推迟的趋势。陶涛表示,2017年全国结婚人数大概是1063万,同比下降7%。近3年以来,平均的初育年龄和平均生育二孩的年龄都往后推了1岁,这也会对出生人口规模、生育水平产生影响。

“从2000年以来,每年出生人口大概是1500万~1800万之间波动,最近受到政策调整的因素,还有龙年、羊年等生肖选择的影响,波动也在加大。”陶涛说。

在我国生育状况发生新变化的情况下,陶涛表示,需要进一步加强人口的监测。“城镇化的推进、高等教育的普及、婚育的推迟等,所有的因素都会对生育水平产生一些影响。90后成为生育主体,他们的生育观念、生育意愿也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所以在今后一段时期内,进一步加强人口监测,进一步掌握人口生育模式、生育规律,这是十分重要的。”

除上述变化外,还有一些“想生不敢生”的情况也值得关注。陶涛表示,在很多调查中发现,人们在生育养育过程中确实存在一些顾虑,对经济社会政策的配套呼声比较高,主要反映在住房、就业、女性劳动保护、税收,产假、婴幼儿照护等各个方面,都有一些政策上的期盼,这也是生育相关的政策,需要构建生育友好的、家庭友好的政策支持体系,切实帮助更多家庭在生育养育过程中解决一些实际的困难。

对此,宋树立表示,这两年二孩的出生比始终保持在50%左右,也就是说,二孩政策所产生的积极意义在持续释放出来。卫健委也将会同相关部门加强监测、加强研究。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相关工作也被列入卫健委2019年卫生健康重点工作中。国家卫健委宣传司副司长、新闻发言人胡强强表示,今年将促进人口均衡发展与健康老龄化,深入推进生育政策相关研究,加强人口监测和形势分析。促进婴幼儿照护服务事业发展。编制规划,积极探索建设整合型老年健康服务体系。

最新动态
相关文章
五星级酒店被曝光用脏毛巾擦杯子或马桶...
2019年楼市将进入“换挡期” 九城楼市...
喜茶欲摆脱网红“魔咒”喜茶正在暗自布...
故宫彩妆好卖到断货 故宫淘宝系列彩妆...
指纹、人脸识别开锁到底安不安全?2018...
河南旅游业最冷冬天:9354万欠款 4A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