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正文

三一重工重登千亿巅峰 欲海外再造一个“三一重工”

时间: 2022-01-24 10:37:56 来源: 长江商报

33年,6万元起家,登上1000亿营收巅峰,梁稳根功成身退。

1月20日,三一重工(600031.SH)公告称,梁稳根辞去董事长,退居二线,仅保留董事职务。职业经理人向文波接棒董事长一职。

2020年,三一重工营业收入首次跨越千亿大关。2021年,公司业绩也实现大涨。

不过,有机构发布报告显示,2021年是工程机械行业迎来显著边际变化的一年,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国内工程机械主机厂设备销量呈现前高后低的态势。

“希望在未来3到5年,在海外再造一个三一重工,在经营上实现百亿美元的销售收入。”面对市场压力,向文波能做到吗?

初创期:寻找合适产品

1983年,从中南矿冶学院(现为中南大学)毕业后,梁稳根被分配到国家兵器工业部下属的湖南洪源机械厂,两年后就升任该厂体改委副主任。

尽管仕途顺利,但洪源机械厂效益不佳,这让梁稳根萌生了下海创业的想法。他当时说:“如果下海失败了,我就回老家当教书先生去。”

不过,时代没有给梁稳根当教书匠的“机会”。

在几次创业失败后,梁稳根决定投产一种市场上缺乏的有色金属焊接材料。于是,他号召其他三个兄弟一起回家借钱,4个人最后凑足6万元,就大胆地成立了涟源茅塘焊接材料厂。经过数百次的改进,他们终于生产出了一种叫做“105铜基焊料”的产品。

然而,匆匆生产出的新产品,却达不到消费者的要求,结果被全部退货。梁稳根终于明白,靠眼下的几个“外行”,根本不可能成功。于是,梁稳根回到大学,恳请自己的老师翟登科帮忙。看着学生如此执着,翟登科也加入了这个研发团队。

最终,改良版的105铜基焊料成功问世。靠这个产品,他们的第一笔货款就挣了8000元。有了钱,梁稳根瞄上了基建这个大市场,拿出所有资金投身重工业制造领域。

他的小厂在1989年实现了千万元的收入。1991年,梁稳根的企业正式改名为“三一集团”,并邀请职业经理人向文波加入管理团队,开始了飞速发展。

发展期:打造稳定团队

三一核心管理团队的稳定,在中国商界是出了名的。

从一起下海的唐修国、毛中吾、袁金华,到创业初期加入的周福贵、易小刚、王佐春,再到向文波和翟登科,“三一八大管理精英”数十年不变。

从家庭成员到亲密伙伴,可以说,整个三一高层都对梁稳根十分尊重。梁稳根不事必躬亲,但可以将自己的意图最大限度地传递下去。

2007年4月,梁稳根公布了新的薪酬体系,新入职的本科生起薪3000元,研究生起薪6000元。在当年的招聘市场上,提薪效应的好处立即显现。

年轻人愿意来三一,还有一个原因是看中了它的“狂妄”。

2005年,向文波在当年销售额约50亿元时立下“5年后总销售额达到500亿元”的目标。2008年2月,梁稳根与集团各子公司总经理签下中长期合约,约定2010年销售额若能达到500亿元,各子公司将获得高达7.6亿元的股权奖励。“当时,三一还沉浸在销售过百亿的喜悦中,500亿对我们来说像个天文数字。”一位研发人员回忆。

梁稳根的“桃子”挂得恰到好处。在团队的奋力下,2010年,三一集团实现了500亿元的销售额目标,各子公司奖励也如期兑现。原先的“天方夜谭”变成了现在的“创造奇迹”。

三一集团对员工的吸引力不仅仅限于金钱。梁稳根曾提出“帮助员工成功”的理念,他说:“没有员工的成功不可能有企业的成功。”

2020年,三一重工营业收入首次跨越千亿大关,达1000.54亿元,净利润也达历史最高的154.31亿元。

跨越期:瞄向海外市场

1月20日,三一重工突然发布公告称,梁稳根辞去董事长,退居二线。

梁稳根辞去的职务还包括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提名委员会委员职务,仅将继续担任三一重工董事职务。

这在业内看来,66岁的梁稳根已基本上彻底“退休”。接替梁稳根董事长职位的向文波,以及接替向文波总裁职位的俞宏福,两位新帅都可谓三一重工的“股肱之臣”。

向文波已加入三一重工30年,长期担任公司副董事长、总裁。与向文波同龄的俞宏福于2006年加入三一重工,拥有超过三十年的机械行业经验,被誉为“全球挖掘机企业里最懂技术的CEO”。

2018年,梁稳根对外发布了三一集团的“数字化”转型战略。他将其定性为一场要么“翻船”要么“翻身”的变革,真正目标是用数字化驱动公司全面转型,对企业的商业模式、管理、组织、流程等各个方面进行重构。

在三一高层的设想里,2025年完成数字化转型之后,集团目前的人员结构也将发生巨大转变,由现在的20000名工人、8000名工程师变为3000名工人、30000名工程师,销售额则要超过3000亿元。目前这一变革在进行中。

2021年前三季度,三一重工营业收入达882.81亿元,同比增长20.23%;净利润达125.67亿元,同比增长0.91%,继续往前跨越。

不过,鸿鹄研究院发布的《2021年工程机械行业白皮书》,2021年是工程机械行业迎来显著边际变化的一年,疫情后宏观经济逐渐复苏,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国内工程机械主机厂设备销量呈现前高后低的态势。

由此看来,向文波当下最棘手的问题是如何克服下行压力。不过,三一重工的视野并不在眼前,而是有更远的目标。

在向文波看来,要成为世界级大企业,国际化是必经之路。“希望在未来3到5年,在海外再造一个三一重工,在经营上实现百亿美元的销售收入。”

(记者 金度)

关键词: 三一重工 千亿巅峰 海外再造一个 三一重工

责任编辑:QL0009

为你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合作| 法律声明| 广告投放

版权所有 © 2020 跑酷财经网

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网站声明。本站不作任何非法律允许范围内服务!

联系我们:697 72 2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