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资讯 >

油服巨头或重归收缩时代 国内汽、柴油最高零售价格不作调整

北京时间3月9日6∶22,Brent原油期货从45.5美元/桶瞬间跌至35.86美元/桶,随后更是创下了31.02美元/桶的新低。

这一价格已经十分接近国际大行给出的目标价,如高盛便将Brent原油期货的二季度价格预期为30美元/桶,而荷兰银行的目标价则为33美元/桶。

面对单日如此巨大的跌幅,谁也不知道国际油价的底部在哪里,但是绝大多数的市场参与者认为短期油价将延续下跌。

而被称为“大宗商品之王”的原油涉及产业众多,不仅可以生产汽、柴油等燃料,还可以生产超过6000种化工品,本轮油价暴跌所带来的产业传导效应也将随之凸显。

大致划分,主要包括上游开采、油服,中游石油炼化,以及下游石油化工三个环节,所受影响又不相同。

映射到资本市场上亦是如此,如美股油服巨头斯伦贝谢当日盘前便大跌逾14%,而炼化环节的A股公司上海石化(600688.SH)则连续两天涨停。

炼厂“锁价”急

“对于中国这类加工为主的进口国而言,油价下跌反而是利好的,一方面生产成本有望降低,另一方面受益于国内成品油的熔断机制,成品油价格可以相对锁定。”隆众资讯原油分析师孙克文9日介绍称。

他提到的熔断机制,是指国家发改委在2016年1月公布的定价机制,上设130美元、下设40美元的原油波动上下限,超过这一区间时,国内汽、柴油最高零售价格不作调整。

而经过3月9日的大跌,Brent、WTI原油期货均已跌破40美元的调价下限。

这对于炼化企业而言,显然是一次低价“拿货”的机会。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解到,近期山东地区炼厂锁价动作十分频繁。

“哪怕油价继续跌,他们也会继续选择锁价。”孙克文反馈称,一方面是由于国内成品油调价的熔断机制,另一方面是由于国内成品油产品本身并无对应的期货价格,炼厂多是参照历史价格及经验进行锁价。

不过,由于国内炼厂采购的原油具备一定的延后性,多为“M+2”周期,比如当前炼厂使用的原料来自于1月份采购的原油,而彼时价格超过60美元。

“按照现在的成品油价格来看,炼厂是处于亏损的,所以油价下跌能否对中游炼化形成利好,关键要看低油价能够持续多长时间。”孙克文表示。

不过,二级市场层面已经率先做出反应。

3月9日,在上海石化封住涨停后,中国石化(600028.SH)午后迅速走高,盘中一度大涨逾6%。

虽然成本下降的逻辑同样适用于下游化工产品,但是由于产业链传导需要时间发酵,各自又具备不同的供需关系,所以短期内能否受益仍存较大不确定性。

相对确定的是,由于原油短期内巨大跌幅所带来的情绪性冲击,这在9日的期货市场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当日,石化下游的燃料油、沥青、PTA、甲醇、聚丙烯和塑料期货主力合约全部跌停,由于本身有跌停板的限制,跌势可能还未结束。

“考虑金融属性,原油价格走势一般领先下游能源类、化工类产品。”卓创资讯分析师刘新伟9日指出。

在他看来,油价还可以通过石脑油等化工品价格影响纺织品(服装)成本、通过汽油价格影响运输成本、通过其他燃料价格影响电力成本并进而影响居住和服务业成本,甚至影响农产品进而传导至食品价格。

开采、油服或重归下降周期

与上述行业所受到的潜在间接影响不同,若国际油价长期保持低迷,上游勘探开采及相配套的油服行业将重新步入下降周期。

而就当前情况来看,市场各方普遍预期30美元/桶的价格并未完全释放油价下跌的风险。

华南一位长期跟踪能源市场的公募研究员9日表示,“按照0PEC历次谈判的表现来看,国际油市的动荡可能才刚刚开始,在供需双杀的格局下,预计上半年油价都难有较好表现。”

对比历史数据可以看出,上一轮国际油价下跌始于2014年四季度,止于2016年初,至2017年四季度方才重新站上60美元。

在此期间,“两桶油”经营业绩均出现了不同程度地下滑。

以中国石油为例(601857.SH),2014年净利润为1072亿元,至2015年下滑至356.53亿元,2016年进一步下滑至79亿元。

相比之下,中国石化2015年利润小幅下滑后,2016年则小幅增加至511亿元。

这主要是因为前者油田勘探开采收入较多,后者则是依靠终端成品油销售支撑更为明显,所以在原油下跌期间,两家公司表现出的抗风险能力存在显著差异。

前述炼化企业受益的逻辑,亦同样适用于中国石化,只是由于公司与中国石油均为一体化企业,同时业务收入来源较多,拉动效应不如上海石化那般明显。

另外,低油价状态还可能会促使中国石油等上游开采企业资本性开支的减少,进而对配套的油服行业产生冲击。

继续以上一轮油价下跌期间为例。

2012年,Brent原油期货在100美元/桶上方运行,当期中国石油资本性支出为3525亿元。2015年油价跌破60美元/桶,公司资本性支出缩减至2022亿元,并于次年创下1724亿元的新低。

直至2017年国际油价企稳,中国石油资本性支出方才见底回升,这一规律放在海外上游开采企业同样适用。

这对于油服行业而言,则意味着收入“总盘子”的减少,2016年中海油服(601808.SH)、石化油服(600871.SH)便曾出现过双双亏损过百亿的一幕。

只是由于油服行业业绩波动,与原油价格波动、上游资本性支出存在一定滞后性,目前尚不能断定是否会受到低油价的拖累。

主要变量在于,未来国际油价会跌到20美元,还是10美元?低油价又会持续多长时间?毕竟过低的油价,对于沙特、俄罗斯都不是好事。

最新动态
相关文章
小米回应前员工斥"暴力裁员" 小米方面...
截至2月底 中欧班列今年已开行1132列同...
中国最大的民营全服务航空公司吉祥航空...
半天假没了?“女神节”福利依旧花样繁多
中东股市出现本周开盘出现暴跌走势 沙...
福建泉州酒店坍塌事故现场救出43人 6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