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游戏 >

杭州小男孩游戏花残疾父亲5600元 “熊孩子”大量“氪金”家长维权不易

用父母的账号登录,反复充值数十次,退款审核取证难”……“熊孩子”大量“氪金”、家长退款维权不易的消费乱象今年以来层出不穷。据看看新闻Knews报道,杭州的倪大姐求助说自己丈夫的支付宝莫名其妙花出去5000块钱,关键是他的丈夫患有严重的疾病,根本没有办法使用手机。

根据倪女士提供的账单,10月7号开始四天的时间,她丈夫的手机用花费支出了5614元,全部用于游戏充值。倪女士表示,这些钱绝不可能是丈夫花出去的。原来,倪女士的丈夫去年发生溺水,导致脑部严重缺氧,落下了智力残疾的后遗症。别说用手机了,就连吃饭都需要人提醒。倪女士说,平时她要上班,丈夫由九岁的儿子小宝来照顾,给爸爸烧饭,出门买东西,一来二去,爸爸的手机就成了小宝的手机,各种密码小宝也都知道。倪女士事后一问,钱果然是小宝玩游戏的时候花出去的。

小宝说:“我就是点钻石后面那个加号,我看到支付宝我就点了支付宝,我知道我爸爸支付宝上是没有钱的,花呗是可以用的,我就点了花呗。我当时不知道花呗还要还款,我以为花呗就是花出去就是花出去了。”就这样,小宝一次又一次通过花呗充值游戏。短短四天时间,花出去5000多元。倪女士说,丈夫去年死里逃生,留下了很多的后遗症,自那以后家里就被评估为低保户,生活真的很困难。由于小宝用的是爸爸的手机,支付信息显示消费者已经成年,退款一时成了难题。

白日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客服称:“您之前充钱的渠道是OPPO公司,所以说您还是需要和OPPO公司进行协商退款的问题。我们是游戏厂商,只负责制作游戏。我们的发行和运行权是交给相应的渠道的。”游戏公司表示,这次的充值是通过一部OPPO手机完成的,钱还没有到他们的账上,退款得找OPPO公司。

OPPO官方客服称:“这边的话是需要您提供一些能证明未成年人进行充值的资料过来,比如说家长的不在场证明,或者说小朋友在玩游戏充值的时候有没有和朋友同学聊过充值的问题,聊天记录也可以提供过来。”倪女士也整理好了自己不在场的证明,以及丈夫丧失能力的证明,并将这些材料发送到了OPPO公司指定的邮箱,OPPO方面表示会进行审核,并在三个工作日内向倪女士反馈结果。

白日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成立于深圳自主研发自主发行游戏的公司。白日梦游戏具备自主研发与全品类发行的游戏企业核心竞争力,公司从游戏创意实现、产品设计、美术制作、技术支持、发行策略、市场推广、IP塑造、商业化等方面都积累了大量成熟的经验及人才储备。公司创立于2015年年底,目前已有70余人规模,其中有约50人规模的研发团队,由10多人经验深厚成员组成的市场发行团队。自主研发发行的休闲竞技领域头部产品--《蛇蛇争霸》&《逃跑吧!少年》,两款产品累计注册用户超一亿,月度活跃用户稳定,日活用户超200万。天津白日梦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48.74%,九江抱一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24.08%,天津抱一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15%。

5月15日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涉新冠肺炎疫情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二)》(法发〔2020〕17号)。其第一项关于合同案件的审理中的第9条显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未经其监护人同意,参与网络付费游戏或者网络直播平台“打赏”等方式支出与其年龄、智力不相适应的款项,监护人请求网络服务提供者返还该款项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十九条规定:八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认。

《民法典》第二十条规定:不满八周岁的未成年人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实施民事法律行为。

按照上述规定,八周岁以上的孩子为游戏充值的,需要经家长的同意,追认,充值行为才有效的,所以孩子为游戏充值后,如果家长不追认的,游戏公司就需要退还充值的款项。如果是8周岁以下孩子为游戏充值的,需要由家长实施,孩子自己充值是无效的,游戏公司也要退款。

最新动态
相关文章
RNG公布LPL夏季赛大名单,Uzi不在其中
4月首批国产游戏版号正式下发,此次共有...
谷歌建游戏开发工作室 专门为Stadia开发游戏
《光环:战斗进化》周年版已在Steam平台...
《王者荣耀》转区功能将上线 可保留原...
腾讯55款单机游戏限时开放免费试玩 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