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资讯 >

中弘退市最后一个交易日盘中一度涨停 谁在“末日”狂买中弘退?

(原标题:中弘退“末日”盘中一度涨停 4600万元狂买究竟为了啥)

12月27日是中弘退的退市整理期最后一个交易日,早盘开盘报0.21元,截至下午收盘,竟然上涨4.76%,曾在盘中触及涨停,以0.22元最终定格,总市值18.5亿元。

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惊讶的是,12月27日中弘退成交金额达4626万元,相比12月26日还有所放量。用那么多资金买入的究竟是什么人?在退市整理期最后一天还这么大量买入,究竟为了什么?

高送转或是退市主因

进入退市整理交易日以来,中弘退股价累计下跌70.27%。在退市整理期,中弘退累计成交超过11.7亿元,累计换手率为49.92%,近半数筹码换手。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三季度,股东户数仍高达27.44万户。

中弘股份一度是A股市场的白马股,其股价在2006年到2015年期间上涨超过27倍,曾最高达到60.04元/股。《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市场上有观点认为,导致中弘股份走向退市结局的主要原因或是公司高送转。由于当时房地产市场刚刚开始火爆,中弘股份业绩也连年高增长,以至于急于做大股本,大肆进行高送转。

记者梳理信息发现,中弘股份2010年施行10股转增8股,2013年实施10股送9股,2014年又10股转增6股,2016年10股转增4股,总股本由5.6亿股迅速增加至83.9亿股(2016年增发1次后合计)。

受近两年房地产市场严格调控的影响,中弘股份2016年业绩猛降超过40%,2017年更是巨亏逾25亿元。今年三季报显示,中弘股份继续亏损18.85亿元,而股价也因此连续下跌成为“仙股”。

中弘退自进入退市整理期后,股价连续跌停,不断刷新A股市场历史上的最低股价纪录。在12月27日的交易中,其涨停或跌停都只有2分钱的价格差,从交易软件的显示来看,加上平盘价一共才5个价位显示,股民能在交易软件的价位显示区一眼望尽个股涨跌停板价,这也算是A股历史上的一个奇葩吧。

谁在“末日”狂买中弘退

在进入退市整理期后,仍有不少股民或机构报着赌一把的侥幸心理对中弘退进行交易。

记者注意到,华泰证券杭州求是路营业部席位一直在中弘退里面“折腾”。该营业部席位多次出现在中弘退的龙虎榜买一位置上。在12月26日,该席位净买额为128.4万元,占当日总成交比例为7.89%;12月24日,该营业部买入182.32万元,卖出191.98万元,当日成交占总成交比例为9.53%;12月21日,该营业部席位买入30.36万元,卖出373.96万元;12月20日该营业部席位买入69.72万元;12月19日该营业部席位买入160.57万元,卖出112.27万元。另外,记者还发现,广发证券广州江湾证券营业部席位也频频现身。在12月25日,该营业部席位就买入了503.64万元;12月20日该营业部席位买入47.35万元;12月19日,该营业部席位买入373.15万元。广发证券广州江湾证券营业部席位在近期中弘退净买入金额较大,该营业部席位在12月19日、20日、25日合计买入924万元。中信建投重庆青枫北路证券营业部席位最近也是频频上榜,该席位在12月21日买入276万元,12月24日买入69万元,12月25日买入92万元,3天合计买入了437万元。

从龙虎榜情况来看,游资疯狂买入的同时,机构席位却在不断卖出。自11月16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后,机构席位多是出现在中弘退卖方的位置,其中11月19日,机构席位卖出27.72万元,11月20日机构席位卖出16.77万元,11月21日机构席位卖出49万元,11月22日机构席位卖出44万元,11月23日更是3家机构席位合计卖出119.6万元,11月26日两家机构席位卖出2229.29万元。

资深私募分析人士陈熙伟向记者指出,其实炒“仙股”的手法由来已久。这是一种极端的投机套利手法,反观乐视、长生、中弘退这几只股票连续跌停后的走势,就会发现投机资金的积极性非常强。一般散户是玩不出这样的“把戏”的。

最新动态
相关文章
王健林27亿出售百年人寿股份 金融矩阵...
嘉行传媒估值距离巅峰时期缩水了近10亿...
2019年1月1日电商法将实施 朋友圈的代...
阿里巴巴闯入全球“创新力”企业十强 ...
2019年春运火车票将正式开售 “候补购...
杨幂刘恺威结束5年婚姻 嘉行传媒两年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