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视频 >

森源电气高比例质押 中原金控站台还是站岗

截止9月12日,对于楚金甫和河南森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森源集团”)目前持股的质押情况,以下数据河南森源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森源电气 002358.SZ”)证券事务代表张校伟向记者进行了确认。楚金甫约持有森源电气1.68亿股,其中质押约1.23亿股,质押率约为73%;森源集团直接持有森源电气约1.98亿股,其中累计质押约1.42亿股,占其持有本公司股份的71.46%;河南隆源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隆源投资”)持有其约0.92亿股,其中质押约0.64亿股,质押率约为69%。但由于宋瑾珂由于属于个人持股,目前最新的质押状态无法准确获取、核实。

据最新披露的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6月30日,森源电气前十大流通股东中,而此前以定增的方式参与持股的宋瑾珂其所持有的约1656.90万股森源电气的股份则已全部处于质押状态。

森源电气2018年半年报中显示,楚金甫为森源集团的控股股东,森源集团为公司的控股股东。森源集团亦为隆源投资的控股股东,隆源投资为公司的法人股东。

定增机构出逃 股价闪崩

2016年8月9日,森源电气发布2015年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情况报告暨上市公告书,以16.10元/股的价格非公开发行约1.34亿股,募集资金净额约为21.28亿元,发行对象均以现金进行认购。

此次参与森源电气非公开发行认购的投资者中除了宋瑾珂以自然人身份认购约1656.89万股外,其余认购方均为机构投资者。

其中财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财通基金”)旗下各基金产品合计获配约1299.63万股;深圳天风天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天风资管”)、博时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博时资管”)、华泰证券(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华泰资管”)、东海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海证券”)均获配约1341.61万股;广发证券资产管理(广东)有限公司(下称“广发资管”)获配约1366.46万股;金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金鹰资管”)获配约1670.81万股;华宝兴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华宝兴业基金”)获配约2055.90万股。

2017年8月23日,森源电气该部分定增机构和投资者历经一年的锁定期后“重获自由”。而当日森源电气以15.37元/股收盘,相比最初16.10元/股的定增参与价格,解禁后的价格“该何去何从”或有些尴尬。

由于此次参与认购的机构中大部分将此次获配股份集中在单一基金或者不超过3只基金中,仅财通基金选择将其分散到55个基金账户中,单一基金持股最高不超过260万股,普遍持股在几十万股左右。相比财通基金的认购方式,集中仓位有好处或亦有烦恼。

据森源电气的财报数据显示,或正因如此上述机构并未出现“大面积快速撤退”的现象,取而代之的更像是选择了等待、观望。由此可见“取舍决断”对于市场的每个参与者或都是公平的,当然选择几乎也是无差别的,只是机构投资者处理起来或更为谨慎亦更为彻底。

据森源电气前十大流通股数据显示,2017年四季度、2018年一季度,广发资管、金鹰资管的五矿信托·瑞信1号定向增发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期间亦开始减仓并从当期的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消失。

在相关机构撤退的背景下,就在2018年二季度末的最后两个交易日森源电气的股价则上演了“连续跌停”,市场的恐慌情绪随之亦扩散至极致。

6月27日,森源电气股价经过此前长达半个月横盘震荡后尾盘突然闪崩;6月28日,森源电气再次以跌停价开盘,盘中“翘板资金”的合力下收盘时股价才勉强得以实现翻红。

据随后公布的森源电气2018年上半年报前十大流通股数据显示,2018年二季度,博时资管、华泰资管、东海资管在期间亦放弃了坚守而选择了撤离,而同期此前一同参与定增的华宝兴业基金的定增精选八号资产管理计划亦在期间进行了减仓。

据了解,森源电气此次募集资金项目原计划将于2018年初投入运行,但由于项目建设低于预期被迫延期,预计将于2018年12月份投入使用。面对不及预期,森源电气通过解释原因,“项目申请延期”为市场继续传递信心;而彼时借此次定增参与认购的机构投资者们相比之下或就更为残酷,面对“投资失利”短暂观望后还是选择了纷纷斩仓出局。

中原金控站台亦或是站岗

与此同时,河南中原金控有限公司(下称“中原金控”)、天津源和商务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则分别在2018年一、二季度期间开始出现在森源电气的十大流通股名单上。

6月11日晚间,森源电气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全票通过议案:增补中原金控常务副总经理田旭为森源电气董事候选人。

田旭同时亦公开曾向外界多次发声为森源电气“站台”:森源电气决策者和管理团队,始终坚持“大电气”战略,既不盲目投资,也不跨界经营高风险的项目,更多还是在围绕“大电气”产业链上精准布局,这样的企业领导人和管理团队值得信赖。同时其亦表示,未来中原金控会利用现有融资工具,例如租赁和保理,为森源电气盘活存量资产,扩大增量业务服务,同时也会利用现有资源帮助森源电气进行产业并购等。

从时间轴上看,中原金控高调先后进入其十大流通股名单和董事会,而副总期间亦多次为表态森源电气站台。相对于市场常见的“机构短线炒作割韭菜”,双方未来深入合作的可能性还是较大的。

而在中原金控入场和多次向市场发声之后,前期入场的定增机构纷纷选择了撤退,森源电气股价更是在6月底最后两个交易日的“窗口期”连续出现跌停或为中原金控的此次入场增加了更多的不确定性。据公开信息显示,森源电气亦是中原金控登陆资本市场的首秀,“站岗”还是站台随着局面明朗化或日益成为摆在当下其不得不重视的问题。

6月27日,森源电气盘中股价闪崩当天收盘后龙虎榜数据显示,森源电气股价闪崩当天中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长葛八七路证券营业部便为当日买入金额最大的五名机构之一,当天净买入227.43万股。

由于中原证券该营业部的所在地就在森源电气办公地址附近,因而此前曾有市场传闻,部分投资者猜测该笔临危进场的资金或与森源电气有关,亦在维稳股价,但记者在其半年报后核实相关股权信息以及其他公开信息后并未找到二者更为明确的关联。

不得不承认的是相比进场时,目前的市场环境已经有所改变,当下双方的合作进程的推进对于投资者信心显得更为微妙。为了解双方当下推进的最新进展状态,记者联系到森源电气证券事务代表张校伟后其表示双方合作若有新的进展会有公告,目前这方面暂无应该披露的信息。

5亿元劣后出资 风控收益

2018年3月6日,河南森源电气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拟参与并购基金暨关联交易的公告,森源电气与北京冉森汇智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冉森汇智”)签订了《并购基金合作框架协议》(下称“并购基金协议”)。

森源电气同时表示,冉森汇智在基金管理和产业并购领域具有丰富的专业经验和行业资源,双方合作投资设立产业并购基金,能够充分利用外部专业团队,发挥并购基金的资金优势降低投资并购风险,为公司实现“大电气”的战略目标奠定坚实基础。

冉森汇智成立于2012年1月5日,主要专注于投资大健康、大消费及新能源领域的品牌PE机构及新锐VC。2017年后冉森汇智开始新增并购业务,聚焦于配输电及控制设备制造行业、新能源行业和智能装备制造等行业。而截至2018年1月31日,冉森汇智的净资产约为2936.66万元,其中2017年度冉森汇智实现营业收入约478.72万元,净利润约96.90万元。

公开信息显示,该并购基金规模拟定为15亿元,其中森源电气拟出资不超过人民币5亿元。

风险上,并购基金中森源电气的这5亿元将作为劣后级有限合伙人的形式进行出资,而其他合格投资者作为优先级有限合伙人出资10亿元;基金运营上,冉森汇智作为并购基金的普通合伙人和执行事务合伙人,负责具体投资管理和日常经营管理事务,有限合伙人不参与合伙事务的执行和管理;退出方式上,主要通过IPO、股权转让、并购、股权回购及清算等多种方式实现退出,森源电气及其指定的公司对于产业并购基金的投资标的拥有优先收购权。

通常意义上,作为劣后级有限合伙人,基金发生亏损时将先亏损劣后级有限合伙人的出资额部分。“一般愿意做劣后级的多数为资金需求方,作为担保人的方式进行融资。”一名基金从业者向记者表示,当然高风险高收益,若双方的合作规范、收益权责管理明确或也能降低些风险,亦更便于接受市场监督,上市公司以此参与进来亦未尝不可。

在股权结构上,楚光辉持有冉森汇智99%的股权,唐付君持有冉森汇智1%的股权,而公司实际控制人楚金甫先生与冉森汇智控股股东楚光辉先生为父子关系,楚金甫与唐付君为配偶关系,因而本次投资事项构成了关联交易。

因而对于森源电气作为劣后级有限合伙人出资的情况,双方未来的收益分配安排和风险把控等问题或成为此次投资是否划算和安全的关键,亦成为中小投资者权益保护的“重要安全阀”,以方便接受市场的监督。

在目前事项进展上,截止2018年6月底,森源电气半年报其他重大关联交易一栏中介绍称,森源电气尚未出资,但该投资事项已经公司第六届董事会第三次会议、第六届监事会第二次会议审议通过,并经公司公司2018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

未来并购基金将依据“大电气”的发展战略,主要以新能源(包括光伏发电、风力发电、锂电池、充电桩等)、工业机器人、智能电力装备、智能信息化装备等领域为主要投资方向,寻找合适的并购项目进行投资。(记者 贺海龙)

最新动态
相关文章
森源电气高比例质押 中原金控站台还是站岗
广发银行下半年已曝12宗处罚 7亿大罚单...
郑州中原建材城起火 现场冒出滚滚浓烟
郑州:唯棠项目卖房4年没土地证 曾因交...
河南省职业病医院有“神医” 没病居然...
嚣张!郑州黑中介坑租户:就是明着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