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国外产业 >

世界经济衰退3%,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全球经济大衰退”俨然已成热词,且正以“恐慌情绪不断发酵、资本市场持续震荡、经济下行风险显著增加”的逻辑链不断推演。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周二发布的报告预计,2020年全球经济将萎缩3.0%,这将是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

IMF首席经济学家吉塔 戈皮纳斯(Gita Gopinath)在报告中指出,未来两年全球GDP的累计损失可能达到9万亿美元,大于日本和德国经济之和。

而就在今年1月,IMF曾预计全球经济2020年将增长3.3%,2021年将增长3.4%,虽然现在这一数字已被修正为5.8%,但这一预计增长的基数是对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的较低预期。

疫情下的经济困局

逆全球化的桎梏与贫富差距扩大的隐忧

根据IMF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发达经济体以及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同时处于衰退之中,这种情况自“大萧条”以来第一次出现。

发达经济体今年的增长率预计为-6.1%,而正常增长水平远远高于发达经济体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预计也将经历负增长,2020年增长率为-1.0%(若不包括中国,则为-2.2%)。

然而尽管经济危机在全球的蔓延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各国救市的举措却是各自为营,尤其是在逆全球化思潮不断抬头的当下。对此,IMF在报告中指出,多边合作对全球经济健康复苏至关重要。

据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拥有1万亿美元的借贷能力,目前已收到“空前数量的紧急资金援助请求”——在189个成员国中,有100个国家,其中一半是低收入国家,要求获得该组织的财政支持。

不过尽管IMF认为其放贷能力“相当可观”,但随着危机的全面冲击波及发展中国家,日后可能需要更多的资源加持。IMF首席经济学家吉塔·戈皮纳特表示,由于许多最贫困的国家还未感受到大流行的最严重影响,呼吁国际债权人达成协议,允许最贫穷国家延后支付债务直至今年年底。

此外,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日前指出疫情大流行让富国和穷国都受到冲击,但许多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的国家因为卫生系统较差,面临的风险将更高。

对此,IMF呼吁各国央行将流动性互换额度扩大至更多新兴市场国家,目前这些国家面临着双重问题:一是经济活动的停滞;二是资金大量流出至美国公债等避险资产,导致金融状况趋紧,一些国家可能需要对资本外流采取临时限制。

而除了国与国之间的贫富差距问题,国家内部的收入差距也有拉大的趋势。

诺亚控股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夏春指出,新冠疫情在2月24日开始的一个月时间里造成了全球资产价格大缩水,考虑到各国资本市场参与率主要集中在富有阶层,应该说这次全球疫情短暂地降低了贫富差距,但如果疫情延续并且反复无常,造成失业率上升,则可能加大收入差距。

疫情后的经济重建

个体的健康焦虑和国家的债务不安全感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与以往截然不同的经济危机。

人们生命和生计所受到的影响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病毒的流行病学、防控措施的有效性以及治疗方法和疫苗的开发,而所有这些目前都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

IMF预计,如果全球范围内基本控制了新冠病毒的传播,而且没有出现第二波或第三波大流行,那么全球经济在今年下半年将出现温和反弹,而若疫情持续更长时间,2020年全球GDP可能比基线预测进一步降低3%,如果疫情持续到2021年,明年的增长可能比基线预测进一步降低8%。

不过无论哪种情况,疫情对民众信心和需求的影响都将是长期的。这也意味着,即使政府开始放松对公众集会的限制,并允许一些关闭的餐馆和商店重新开业,由于经济活动的降温更是工人和消费者的一种行为反应的投射,经济也将缓慢复苏,并且经济重启的速度快慢取决于公众的恐慌情绪在多大程度上得到安抚。

美国大数据公司Civis Analytics在过去两周进行的一项针对全美的在线调查发现,超过80%的美国人支持限制餐馆和健身房的开业。此外,西顿霍尔大学(Seton Hall University)的一项调查显示,在研制出针对该病毒的疫苗之前,有七成美国人表示不愿意参加体育赛事。

对此,经济学人智库全球预测部主任德马莱斯(Agathe Demarais)也表示,疫情不确定性的增加还将导致家庭预防性储蓄的增加和全年商业投资的推迟。在政府解除封锁后,一些消费者可能还会继续自我隔离,因为他们担心感染新冠病毒,这将限制私人消费的复苏。

而一方面除了消费者信心尚未建立起来,另一方面,对于国家债务高企的担忧已经提上议程。

尽管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日前指出各国政府为避免经济崩溃而投入的约8万亿美元财政刺激资金可能还不够,IMF首席经济学家吉塔 戈皮纳斯则认为这些国家为了为医疗和经济救援行动提供资金正在背负巨额债务,而债务占GDP的比重应当自明年开始平稳下来,一些国家甚至可能需要帮助管理国家债务。

经济学人智库全球预测部主任德马莱斯也指出,如果控制疫情的努力耗尽了发达国家的财政收入,并大幅增加了公共支出,这可能引发主权债务危机。许多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欧洲国家,如意大利和西班牙的财政状况在疫情暴发前就已疲弱不堪,西方国家不断增加的财政赤字对经济增长的长期影响也是未知的。

在德马莱斯看来,这些国家中任何一个出现潜在的债务危机,都将迅速蔓延到其他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将全球经济推入另一场可能更糟糕的衰退。这与第二或第三波疫情等其他风险场景一道给全球经济预期带来了严重的下行风险。

疫情下的中国经济展望

自身韧性仍在,外部风险陡增

IMF的报告显示,在全球四大经济体中,欧元区2020年经济增速预期为-7.5%,美国为-5.9%,日本为-5.2%,只有中国是正增长,为1.2%。

然而该值还是明显低于此前其他一些国际机构的预测——投行野村预计今年中国GDP增速为4.8%,渣打银行预测为4%。不过IMF预测中国经济在2021年将反弹增长9.2%。

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曹和平此前表示,他并不赞同过于悲观的预测。由于中国经济的韧性以及政策力度的加大,他认为,中国全年经济增速有可能落在4%至5.5%区间内。

在曹和平看来,接下来影响中国经济主要的不确定因素是疫情发展,国内不能有反复,国外疫情需要得到快速控制。否则,疫情将影响国内复工复产,国外需求疲弱也会影响中国的出口。

不过4月14日揭晓的一季度外贸数据还是明显好于预期——中国3月出口同比下降3.5%,预期下降17.5%;中国3月进口同比增长2.4%,预期下降6.8%;3月当月,外贸进出口同比只降低0.8%,出现明显回升。

此外,消费方面,浙商证券研究团队指出,随着疫情防控战线拉长,疫情的冲击已从供给端传导至需求端,居民的消费信心开始受到一定影响,消费回暖将呈现渐进增长的节奏。预计二季度起消费数据将开始稳步提升,五一的“五天长假”有望助力消费数据冲高。

而投资方面,根据国家统计局投资司司长彭永涛的判断,疫情对固定资产投资冲击明显,投资随复工复产有望企稳向好。疫情期间,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大幅下降,制造业、基础设施、房地产开发三大领域投资增速均下降明显,但一些行业如高技术产业、卫生等领域情况好于全部投资。当前,中国投资持续平稳增长的基本面没有改变。

最新动态
相关文章
世界经济衰退3%,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中邪的库卡,百亿商誉冲击波,一笔“失...
IMF预测美国经济将萎缩5.9%,大萧条以来...
间接经济损失将达750亿美元!日本一度坚...
国际油价近期持续暴跌,原油价格大概率...
全新奥迪A3 Sportback迎来全球首发 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