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国外产业 >

国际大投行将裁员最多500人 过去10年砍掉数千投行人

(原标题:国际大投行大裁员!裁撤500多私行职位,过去10年砍掉数千投行人,因何又转向私行)

据多家外媒报道,瑞银集团(UBS Group AG)预计将裁减最多500个私人银行职位,同时将欧洲财富子公司一分为三。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裁员主要针对欧洲地区的相关业务,对亚洲,尤其是中国影响不大。

瑞银将分拆欧洲、中东和非洲的私人银行业务,让卡洛琳库纳特(Caroline Kuhnert)负责中欧和东欧业务,让阿里亚努迪(Ali Janoudi)负责中东和非洲业务。

报道中还称,瑞银正在将其私人银行和交易业务的投行业务合并,这也得到了瑞银一位女发言人的证实。

将裁员最多500人

据彭博社(Bloomberg)获得的一份内部备忘录显示,瑞银正在削减财富管理部门至多三成管理层的人员,这可能导致裁员400~500人,约占该部门总员工数的2%。迄今一直领导整个地区的克里斯蒂娜诺瓦科维奇(Christine Novakovic)将负责西欧,同时留任UBS Europe SE业务的首席执行官。

过去10年,瑞银裁减了数千个投行职位,此次转向私人银行业务,这已成为包括瑞信(Credit Suisse)在内的竞争对手的蓝图。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步其后尘,争夺客户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为了应对这种情况,财富管理部门新任联席主管伊克巴尔汗和汤姆纳拉蒂尔希望与每个客户做更多的生意。

伊克巴尔汗在管理瑞信的国际财富管理部门时,采取了一种区域性战略,并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他将该部门划分为7个区域,以促进地方决策。现在,他和汤姆纳拉蒂尔正在瑞银做同样的事情。大约两年前,瑞银将其美洲和全球财富部门合并为一个业务部门。

备忘录还称,为了帮助增加对高净值客户的贷款,瑞银还计划通过投资银行的一个单独风险簿来管理所有源自财富管理业务的贷款。此举将剥离一个名为投资产品和解决方案(Investment Products and Solutions)的财富管理部门。投资产品和解决方案是为富裕客户提供融资结构和投资产品、资本市场交易以及管理财富规划和委托的主要引擎。

瑞银还采取了其他措施,以简化决策,并撤除财富部门的管理层。彭博此前的报道称,瑞银计划分拆超高净值业务,将不需要投资银行服务的客户转移到现有的地区部门,而那些有更复杂需求的客户将由全球家族理财办公室(global family office)提供服务。

据知情人士透露,瑞银近几个月来在全球范围内已经裁掉150多名支持性部门员工,成为又一家为控制成本裁员的欧美金融服务公司。

消息人士表示,这家瑞士银行裁减了财富管理、资产管理和投资银行业务的支持性岗位。主要集中在人力资源、IT、营销和风险等部门。

“正如我们之前所言,我们正在放慢招聘和推迟补人,以应对市场不利形势。”瑞银在声明中表示。“没有明确的人数或职位削减计划。与其他任何公司一样,我们总有一定程度的自然减员。”

多年来,削减后勤成本一直是瑞银及其竞争对手瑞士信贷集团关注的焦点。知情人士去年表示,瑞士最大的几家银行——投资银行和财富管理领域的竞争对手——此前曾就合并一些后勤部门进行过初步谈判。

2019年3月28日,援引外媒报道,知情人士称,在对员工进行定期审查后,摩根大通将对其资产和财富管理部门的数百名员工进行定期的人员配置审查后,裁减数百名员工。此外,野村控股正在对其国际业务进行又一次全面改革,该公司削减了10亿美元的成本,并解雇了数十名员工。

将拆分欧洲、中东和亚洲的业务

路透社消息还称,瑞银的财富管理部门还将拆分其在欧洲、中东和亚洲(EMEA)的业务,并给予位于这些地区的团队更多自主权。

这一人员的重组和改革也反映了在三个月前加入全球最大财富管理公司的伊克巴尔汗所作出的努力。伊克巴尔汗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我们正在让我们的顾问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高级管理层。”其实,近10年前,瑞银受益于转向传统上稳定的财务管理业务,比瑞士信贷早了好几年。然而,在过去一年,瑞银受到利润下滑和高净值客户活动疲软的打击,引发了一些投资者和分析师对其是否需要更新战略的质疑。

此外,瑞银方面还在寻求加强与资产管理和投行的合作,向高净值客户提供更复杂的交易,并增加进入私人和资本市场的机会。类似的策略曾经帮助伊克巴尔汗扭转了瑞士信贷的国际财富管理业务,在他2015年~2019年6月在瑞士信贷的任期内,该部门为瑞士信贷在瑞士和亚太地区以外的高净值客户服务利润翻了一番还多。瑞银希望通过承贷以风险更高的抵押品(包括单一股票、私人股本和预期的未来现金流)为担保的贷款,并管理投行的风险,为富有客户提供更多融资。

瑞银曾在2018年设定了一个目标,即每年净增加200亿~300亿美元的高净值客户新贷款。根据这份备忘录,财富管理业务的所有贷款现在都将在其投资银行部门的一个单独的风险账簿中进行管理。然而,贷款额尚未回升,避险情绪就已经挥之不去,该行内部的官僚作风也开始兴起并复杂化。

最新动态
相关文章
日产前董事长戈恩戏剧性逃离日本后 曾...
印度经济回暖 2020年巴西经济增速预计...
致回不去的2019
2019年美国人口增长率创近一百年来新低
气候变迁推升全球气温 今年是俄罗斯有...
世界最大印钞公司或破产 因经营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