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国外产业 >

虚拟现实如何在创客教育应用 微视酷给出了这样的答卷

虚拟现实技术正以超出人们预想的速度迅猛发展。《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要求有条件的地区要积极探索信息技术在“众创空间”、跨学科学习(STEAM教育)、虚拟现实教育、创客教育等新的教育模式中的应用,着力提升学生的信息素养、创新意识和创新能力,养成数字化学习习惯,促进学生的全面发展,发挥信息化面向未来培养高素质人才的支撑引领作用;《教育部教育装备研究与发展中心2017年工作要点》指出积极探索新理念新方式,加强教育装备发展趋势研究,持续关注STEM教育和创客等对中小学教育、课程发展的影响,开展移动学习、虚拟现实、3D打印等技术在教育教学中的实践应用研究。因此,业界把2017年称为“VR创客教育”元年,虚拟现实如何与创客教育融合也成为了2018新型信息化教育的重点发展方向。

随着STEAM教育概念在中国的走红,提升学生第二课堂学习时间和重视学生创客能力培养已经成为绝大多数学校的共识,各地经过几年来的推进和发展,创客教育已进入了爆发期。而随着虚拟现实时代的到来,虚拟现实与创客教育会迸发出什么样的火花?微视酷CEO杨威在中国教育学会年会上结合其全球首个虚拟现实创客教育开发引擎软件——XRmaker在全国各地中小学落地经历,经过分析、梳理和提炼,把推进虚拟现实与创客教育过程中遇到的一些困惑和解决办法与大家分享。

纵观目前国内创客教育的现状,不可避免地也出现了新行业发展初始阶段经常会遇见的问题:

多,开展创客教育的载体非常丰富,如人工智能技术、智能机器人、无人机(空中机器人)、智能汽车、3D打印技术、4D打印技术、虚拟与增强现实技术、物联网技术、Arduino开源软硬件、数控机床、激光切割机、Scratch创意编程、可穿戴设备、创造发明、陶艺加工、厨艺烹饪、艺术剪纸、木工雕刻等,形式多样;

杂,每一个创客的硬件和软件并无标准,只要能动手的、能用于第二课堂的都被赋予创客教育的概念,这也让很多学校和老师眼花缭乱、无所适从;

乱,创客软件与不同硬件不相容,每一家创客企业几乎都有自己的创客软件体系,各自为战,造成大量的资源浪费;很多创客工具一味地创新,往往忽视了学生的安全保障问题,特别是对低年级学生而言,在操作过程中难以会出现不可控的安全情况。

在创客教育的推广和落地过程中如何避免上述难题,虚拟现实技术提供了一种可能。

由于虚拟现实技术具有交互性、构想性和沉浸性,能够很好的运用于教学中,以第一视角的方式将教学内容直观的生动的互动的呈现在学生的面前,解决了教学中学生注意力不集中、学习效率低等难题,让教学变得更快乐更简单更高效,已经成为了教育技术应用的新潮流,全国各地学校纷纷试点落地VR教育,探索这一项技术给教学带来的新变革和新能量。但是由于虚拟现实技术的创新型,很难被规模化的应用于传统课堂中,而被应用于创客教学的第二课堂中。如何更好地将虚拟现实技术融合于现有的创客教育体系成为了现阶段最受学校和老师关注的话题,也是所有的虚拟现实公司面临的最大难题。

带着这一难题,微视酷经过长达三年的探索,独创虚拟创客教育系统软件,开发出了全球首个虚拟现实创客教育开发引擎软件——XRmaker,基于这一引擎软件,组合出了三大创客空间解决方案,将人工智能、智能机器人、无人机(空中机器人)、智能汽车、3D打印技术、4D打印技术、虚拟与增强现实技术、物联网技术、Arduino开源软硬件、数控机床、激光切割机、Scratch创意编程、可穿戴设备、VR头盔、手机和电脑等创客硬件进行打通,实现了创客教育工具的大融合,同时还能实现低成本的虚拟创客教育,解决了虚拟现实技术在创客教育中应用的难题。

XRmaker在2018年中国教育学会年会上一经推出,就引发现场教育专家热议,认为这是创客教育领域一个划时代的产品。中国教育学会教育管理分会副理事长赵志洁说:“我们真心希望有一款软件能够让创客教育迅速普及开来,因为时不我待。多功能融合的、运行稳定的、使用简便的创客工具是非常适合校园的,还有重要的一点是,如果通过一段时间的推广运行,积累一定数据、逐渐形成一定标准,这对进一步推动创客教育、数字校园将是必须的。”

据微视酷CEO杨威介绍,XRmaker是全球首个基于类scratch语言、专门针对虚拟现实创客教育开发的引擎工具,它将复杂的建模、编程过程简化创新,让没有专业编程知识的人,也能轻松制作XR(包括VR、AR、MR等)内容,通过XRmaker开发出来的成果可以在电脑、手机和各种VR设备、无人机、3D打印机等多平台上运行和程序输出,实现低成本、高效率的VR创客。按照这一开发逻辑和应用方向,XRmaker非常适合中小学创客教育。尽管有了很好的示范和应用案例,创客工具导入校园的成本与持续性仍是与会教育专家非常关心的。因为目前创客教育的风口吸引了不少VR公司的注意,也推出了不少创客工具,但因为没有统一标准和规范,效果很难评测。针对这些关心点,XRmaker目前正采用给示范校赠送运行的方式,“好不好用了再评测”,微视酷CEO杨威表示,“成本太高的创客工具肯定是不适合中国国情的,我们既要推动学生创造力真正培养,融合高科技,又要为学校控成本,这是现阶段VR教育企业的社会责任”。

最新动态
相关文章
虚拟现实如何在创客教育应用 微视酷给...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终结者2》雇佣系统嗨...
聂震宁:坚持创业精神 报纸越办越好
南京“红五”预计8000余新房上市
抖音登上日本电视台人气节目 详解中国...
当“90后”女生邂逅甲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