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产业> 正文

日本动漫产业销售额现近十年来首降

时间: 2021-10-08 09:33:09 来源: 第一财经

近日,日本调查企业帝国数据库公司(Teikoku Databank)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日本动漫产业2020年销售额总计2511亿日元(约合148亿元人民币),相比2019年2557亿日元的销售额减少1.8%。

虽然下降的总额仅为46亿日元,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是日本近十年来,动漫产业销售额首次出现下降。

新冠肺炎疫情,被视为拖累日本动漫产业的“元凶”。2020年以来,疫情打乱了动漫产业的制作节奏,给这一规模超过2万亿日元的日本动漫产业造成了巨大冲击。

据统计,仅2020年上半年就至少有45部电视剧及电影动画因疫情推迟或停止播放。而在疫情仍未有效缓解的2021年,日本动漫产业与疫情的斗争显然还将继续。

从事日本文娱内容研究和投资的专业人士黄立俊告诉记者,疫情对于日本文娱产业的影响巨大,动漫及其衍生产业的冲击也不小,特别是动漫电影票房,毕竟每年排行日本全年票房前几名的基本都是动漫电影,比如柯南剧场版、哆啦A梦剧场版等。

疫情是“罪魁祸首”

虽然2020年日本动漫产业的销售出现下滑,但不乏卖座的电影。其中,去年10月中旬在日本上映的《鬼灭之刃》的剧场版《无限列车篇》以400亿日元的佳绩创下了日本电影票房之最。

此外,京都动画公司(Kyoto Animation Co.)制作的催泪大作《紫罗兰永恒花园》剧场版对于日本动漫爱好者有特殊的意义,也吸引了无数日本观众赴电影院观看。2年前一次蓄意的人为纵火使得“京都动画”成为受害者,不仅导致这家高产的动画工作室人员伤亡惨重,同时大部分在制作中的动画剧作也不得不停工,而《紫罗兰永恒花园剧场版》就是当时的作品之一。在日本动漫粉丝的捐赠支持下,这部命运多舛的动画剧作才得以上映。

黄立俊表示,虽然有《鬼灭之刃》这样的现象级作品,但依旧孤木难支,“疫情对日本动漫产业的冲击是全方位的”。

去年4月起,由于疫情日益严重,日本政府史无前例地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在“紧急状态”下,政府号召民众避免到“三密”场合(即密闭、密集、密切接触),呼吁企业在家办公,同时大部分娱乐场所、餐饮机构的营业时间缩短。

众所周知,动漫制作过程中的许多环节都属于“三密”场合。比如,录音、配音就必须在密闭的空间进行。因此,一系列抗疫措施打乱了一些动画公司的节奏,出现了因进度赶不上而被迫延期的现象。

而政府呼吁的远程办公也在日本动漫产业中出现了水土不服的现象。据报道,日本的主流操作模式是在动画制作过程中,坚持手绘。而多年以来的一个行规是:原画都只在日本国内进行,而那些需要大量人手才能完成的动画制作则基本上都外包给海外公司。

有媒体指出,在日本的动漫产业里,会使用数码设备进行创作的专业画师仅占20%左右的比例。显然无法像其他行业那样借助数字化设备进行远程办公。

调查显示,受访的300家日本动漫制作企业中,48.6%的企业在2020年销售额下降。尽管2020年上述受访企业的年平均销售额为8.31亿日元,为四年来首次下降,但依旧有31.6%的公司称去年的销售额有所增长。

另外,37.7%受调查企业在2020年出现亏损,29.5%的利润减少,31.1%利润增加。

黄立俊表示,诸如动漫歌手的演唱会、声优的朗读会等线下活动,因疫情无法举行,还会影响到CD、周边产品的销售。“总之,人的流动被限制了之后,动漫行业也难逃噩运。”他说道,“此外,就是广告主的业绩压力导致给到媒体的投放预算压缩,自然也就影响到动漫等内容生产端的售价。”

来自中国同行的竞争加剧

进入2021年,日本的疫情仍未得到有效的缓解。年初至今,菅义伟政府已连续发布多轮“紧急状态”宣言,希望引发民众对疫情的重视。但是在一轮又一轮的“紧急状态”下,日本的抗疫成效并不显著。自7月底8月初的东京奥运会结束后,日本疫情出现恶化的趋势,日均确诊人数已在1万至2万例间徘徊。同时,重症患者人数激增,加大了日本医疗系统的应对压力。

日本广播协会(NHK)汇总的数据显示,日本国内日增新冠确诊病例13638人。其中,首都东京都内日增新冠确诊病例1915人。而只有当东京都日均确诊人数低于500人,才能退出当前的紧急状态。

帝国数据库公司对日本动漫产业的未来并不乐观。一方面,上述调查认为,只要疫情得不到好转,对日本动漫行业的冲击依旧会在今年延续。另一方面,除了疫情影响外,调查还提到了来自中国的竞争。

上述调查认为,近年来,一个显著的趋势是,中国企业正通过更高薪水挖掘日本动漫人才,同时通过入股日本电影公司来获得日本动漫制作的相关技术。帝国数据库公司认为,假以时日,中国的动漫质量会随着先进的设备而不断提高。

对此,黄立俊表示,中国方面挖日本动漫产业人才现象早就开始了,主要体现在薪资优。据他了解,基本上中国企业给到日本动漫人才的薪资是日本本土公司的130%,甚至更多,“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游戏产业,中国的ACG产业(动画、漫画、游戏产业链)崛起对日本的影响是全方位的。”

近年来,不仅在动漫开发制作过程,中国动漫成片也陆续试水日本市场。在制作水平有所保证,并寻求到日本本土实力派发行企业合作的当下,中国动漫成片的票房表现也引起了日本市场关注。比如,去年11月7日登陆日本院线的《罗小黑战记》在日本斩获票房累计达5.6亿日元,创下中国动画电影海外发行的票房纪录;《白蛇:缘起》则是在今年暑期的疫情中登陆日本院线,也取得了不错的票房。

对于破局,黄立俊认为,虽然日本国内的市场因为高龄少子化等原因已经见顶并开始萎缩,但多年来日本积累了许多有国际影响力的动漫IP,这些IP对于资本来说是有价值和吸引力的,比如Netflix日本,就收购了大量日本经典动漫IP准备翻拍和重制,比如圣斗士等。

“新的买家出现,新的平台出现。这些现象对于打破日本动漫产业界僵化的固有体制有着积极作用,也会留住人才。”他说道。

责任编辑:QL0009

为你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合作| 法律声明| 广告投放

版权所有 © 2020 跑酷财经网

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网站声明。本站不作任何非法律允许范围内服务!

联系我们:697 72 2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