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酷达人:他在城市里“飞檐走壁”
查看次数:
日期:2017-2-4 13:00:57

1月24日,成都阳光正好,何意瑜“耍”得也嗨。何意瑜口中的“耍”,其实是在练习跑酷(Park-our),只见他熟练地越过障碍物,像一只蜻蜓落在栏杆上,随即整个人腾空,一跃至前方的高墙,再迅速地向下跳,落地时,连贯地翻了个跟斗,整套动作十分流畅。
    跑酷,以日常生活的环境为运动场所,依靠自身的体能,快速、有效、可靠地驾驭任何已知与未知环境的运动艺术。做这项运动的人将各种日常设施当作障碍物或辅助,在其间跑跳穿行。这项时尚而冷门的运动项目,越来越受年轻人的青睐。
用身体去穿越障碍
    何意瑜是成都最早一批玩跑酷的青年,2010年获得可口可乐全国跑酷达人对抗赛个人冠军;2013年底,签约红牛,成为职业选手;2015年获得红牛RedBull全国跑酷总决赛冠军。
    2007年,17岁的何意瑜被《暴力街区》中飞檐走壁、上天入地的跑酷运动深深地吸引,开始模仿跑酷的基本动作。不久,他加入成都本土玩跑酷的团队C4,找到志同道合的伙伴。但是跑酷并没有“章法”可言,“跑酷这类极限运动不像体操一样有一个标准,别人没办法教你,真的是师父带进门,修行靠个人。”刚开始练习跑酷,何意瑜跟着视频,慢慢模仿练习一些基本动作:猩猩跳、懒人跳、定点跳、猫挂、猫爬……这些都是模仿动物本能的动作,“随着年龄的增大,我们会把这些本能遗忘,但是这些动作可以在你遇到紧急危险时,保护你避免受到伤害,这也是跑酷最早的理念——紧急逃脱。”
    用身体去穿越障碍,在何意瑜看来,这不仅仅是身体上的锻炼,“在精神上形成一种思维,所有的障碍在我面前,都是即将被我征服的对象,这种思维也会潜移默化地改变我的生活,遇到困难,只要迈出第一步,就不再是难题,这样也会活得越来越轻松。”前不久,在成都锦江剧场举行的“城市旅行者大会”上,何意瑜站上舞台,向在场数百名观众讲述自己玩跑酷的经历,而演讲,是他非常不擅长的事情,但他迈出了这一步。
    跑酷并非一蹴而就,而是循序渐进的。很多人以为从高地跳落至地面,是直接向下跳的,其实不然,而是有一个“卸力”的动作。“速降时,在落地的瞬间,我们有一个翻滚的动作,可以把身上所有的重力通过肩膀分散到地面,所以没有伤害。一般人如果笔直地跳下去,肯定会骨折。”何意瑜说,练习速降时,每天都要跳几百遍,“从小范围开始跳,一米、两米,逐渐增加难度,要控制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练习成千上万次才能达到驾轻就熟的状态。
职业化并非易事虽然现在跑酷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熟知,但我们看到华丽的空翻、旋转等动作,其实是跑酷衍生出来的另一种极限运动——Freerunning(自由飞跃),它比跑酷更具有难度和观赏性。何意瑜说:“现在,Freerunning非常商业化,在综艺节目、商业活动里常常能见到。但是跑酷本身很少有空翻等很酷炫的动作,普通人不一定都看得懂,所以很难商业化。”
    并非所有热爱跑酷的青年都能像何意瑜一样能被签约为职业选手,有稳定的收入。“跑酷的门槛很低,但是走向职业的路很长。对非职业选手来说,跑酷比赛一年也没几次,比赛的奖金也很少,收入很不稳定。”何意瑜告诉记者,跑酷不分年龄,他见过70多岁的老人也玩跑酷,但过了30岁,身体状况肯定比不过20岁,而且在技能上也会遇到“天花板”。
    此外,选择跑酷的场地也是一件难事。“跑酷永远要接触新的东西,一个场地多耍几次,突破障碍物就没有难度,也就没有新鲜感了。”而在现在的城市里,很多建筑都是光面的高楼大厦,容易打滑,何意瑜认为,最佳的跑酷场所是错落有致的建筑群,“这样运动员才能根据不同的场景创造有意思的东西。”
    何意瑜最近欣喜地得知,英国官方认可跑酷为一项正式的运动。他对这项运动也抱有乐观的态度,“虽然这项运动仍然非常小众,但在中国肯定会越来越好。”

评论加载中...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技术支持
产品咨询
销售一号
销售2号
产品咨询热线
招商加盟热线